昵文阁> 免费都市言情小说TXT下载>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最新章节列表> 第187章:不求正室(二更)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最佳推荐: 牧神记 元尊 飞剑问道 天唐锦绣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惊悚乐园 特种兵在都市 混沌剑神 宰执天下 永夜君王 偷香高手 龙纹战神 娇宠令 九阳帝尊

    上一章提要:...” 可看着院子里冲出来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她顿时一惊。 因为是十五,月光很明亮。白玉梨一眼就认出那人是白三郎,她惊大了眼,“哥哥!?” 不想让他知道她们做的事,立马转身就想跑了。 可看他很不对劲儿,明显是被人下药了,犹豫了下,咬咬牙立马上去搀扶住他,“你咋会在这?” 白三郎看是她,心下松了口气,又忍不住怒愤。她和顾玉娇算计魏音姑,却被人反算计!连他都险些中计! “快走!”他咬着牙催道。 白玉梨惊疑又慌乱,也猜到可能被别人算计了,想看看院子里是咋回事儿,咋......


    上二章提要:...着分家也是安生了不少,麻烦事儿也少。不然音姑有才能,二郎护犊子怼人不看是谁,可这家里大郎媳妇儿的性子也不是个能让别人做大的,肯定吵闹作事儿。 他笑着道,“挣多挣少,还看人的!那么多人家种棉花,要不就陈家靠着棉花发了家!这炸米花又是独一份,会卖了,肯定能卖到钱!” “能挣个零花钱补贴家里。”魏华音应是。 白承祖点点头,问起具体咋炸的。 魏华音细细的讲了一遍,包括炸了米花做的米团子和切块花米糖,“这两个要熬糖浆,团成团子,做花米糖,还得婆婆和奶奶手巧的做了!” 李氏已......


    上三章提要:...肥丑,使手段算计着嫁给白玉染,还不是看不上她,一脚踢开了!?又忍不住嫉妒,白玉染脸长得好,都娶了魏音姑了,竟然还有这样标致的女子愿意跟他! 他的眼神太过明显,魏华音抬头冷眸扫过去。 于文杰觉的她这眼神太过熟悉,......像极了魏音姑的眼神! 突然,耳边就传来一个让他惊恐的呼喊。 “音宝儿!玉染!快来!”魏华玉欣喜的扬声招呼。 “大姐!姐夫!”白玉染笑着打招呼,快了几步,把骡车赶过来,伸手扶魏华音下车。 魏华音抓着他的胳膊跳下车,“大姐!姐夫!” 于文杰觉的......


    上四章提要:...话是她说的,扭头看白玉染。 李氏神色有些尴尬不好,“二郎!” 丁氏也忍不住说,“二郎啊!这只是帮个小忙,我和你娘都开口了,你们这张口不干!连长辈的话都一句不听!” “是啊!二郎!就做一顿饭!”李氏也应和。 白玉染沉眼看着,“娘!你难道不知道华音在解毒治病!?还要去给别人干活儿?” 李氏尴尬的脸发热,“不......不是外人......” “是啊!二郎!又不是外人!再说魏音姑不也是没事儿吗!看她好好地啥都能干!”丁氏笑的呵呵的说。 “你们口口声声魏音姑魏音姑,也没把华音当自家人!”白玉染冷声看着两人。 “不是......这不是别人都这么叫,叫顺口了吗!她是你媳妇儿,肯定都是一家人啊!”丁氏说着笑起来,又还没有休掉,干点活儿咋了! “哦?是吗?”白玉染冷眼挑眉。 李氏说不出是的话,不过丁氏悄悄捅了她一下,也跟着她含含糊糊应声,“是啊!是啊!” ......


    上五章提要:... “让我跪搓衣板?”魏华音问他。 白玉染看看她,“你可以让我帮你跪!但是怨你还是怨你!” 魏华音忍不住眼中闪过笑意。 “你要是亲我一下,就,就免了。”白玉染睃着她,两眼瞪的大大的,脸伸过来。 魏华音眸光微转,鬼使神差的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下。 白玉染呆愣了下。 魏华音也微微一愣,随即不自在的转过头,“搓衣板免了,拿走吧!” “音宝儿!!”白玉染心悸激动的一把抱住她,微微喘息,“音宝儿!你亲我了!” “放开!”魏华音皱眉瞪他。 但看她两......


    上六章提要:... 魏华音微愣,想到魏华玉的身子,要吃药调养那么长时间,于家只怕要闹事。只是她现在都花着白玉染的钱,要是再拿了银子借给大姐...... 白玉染小心抱住她,“我们总不能看着大姐一遍治病,还一边受欺受气。要能分家出来,以后大姐的日子也能安生不少!好不好?” 魏华音推开他,脸色有些发红,不光是羞的,是觉的没有脸。她出了年少时,都没有再穷的从别人手里拿过钱花。 白玉染宠溺的笑着,揉着她的头,“先把眼前的大事解决了,在讲以后!” 魏华音也只得点头,以后再想办法把银子还他。 等睡下,白玉染整个人贴过来抱着她,轻轻抚着她的头,再没其他动作。这种温馨的温暖感,让魏华音几次张口,没有出声。 “快睡吧!明天还要疗毒!”白玉染柔声哄她。 低沉温柔的声音,让她魏华音耳朵发麻,缩了下脖子。 “快睡!”白玉染在她额上轻吻,轻轻拍着她,像哄着拍小孩儿睡觉。 “你别拍......


    上七章提要:...妾!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一生员,我女儿也是识文断字,诗书礼仪!嫁到谁家做正房都担当得起!” 陈老爷叹了口气,“这个事做哥哥的我也知晓,也是我那边答应了郑家的亲事,虽没有正式下聘,却也过了文定。若是此时悔婚,我今年刚签下的三万两银子的单子就打了水漂!我们陈家只怕也要毁于一旦啊!” 三万两银子,让魏秀才听的心颤,又心酸暗恨。陈家出手就是三百两,而他只有借来的三十两!三百两对陈家是九牛一毛,可三十两对他来说却是仅有的财产! 他好不容易建立的斗志,在这一刻崩塌了。 “不过魏老弟也放......


    上八章提要:... 麻痹!当着音宝儿的面勾引他?!白玉染看着她那张脸,就手痒,“你熏着我了,滚远点!” 魏柔娘脸色一僵,气怒的瞪着眼看着他。 “或者你想再尝尝臭娘娘在口中蔓延的滋味儿?”白玉染冷眼挑眉。 想到上次吞了个臭娘娘,嘴里的臭味儿一直让她干呕到两三天还觉的有味儿,魏柔娘就脸色发绿,“三姐夫......我就是想表现好一点,不让你们嫌弃!” “你身上散发的恶心之味熏到我了!”白玉染冷声呵呵。 他鄙夷嫌弃又嘲笑的眼神太过明显,魏柔娘气恨的浑身忍不住发抖。 魏华音看着她的样子,冷嗤。见个长得过得去的男人,或者跟她近的男人就上来勾引,直到眼里只有她,来获得优越感和快感,完没顾到要勾引人先自己淫荡卖弄了! “音姑音姑!!快来!!”翠姑打出一条五步蛇,“五步蛇!” 魏华音转身就冲了上去。 魏多银和魏小贵也立马跟上。 白玉染撇了眼魏二郎和陈维仁,似是在衡量......


    上九章提要:...本事我们比写诗!比书法!文章!” “好啊!”白玉染点头直接应。 叶夫子出题,“以春为题,你们赋诗一首。” 白三郎早就有一首得意之作,故作高深的走了几步,然后回来提笔写下,边写边吟,“春风慢慢春风入舜韶,绿柳舒叶乱莺调。君王不肯误声色,何用辛勤学舞腰。” 这首诗既写了春,又歌颂赞美了君王,是白三郎琢磨了很久,准备拿去科考之作。 他写完,挺起腰身,面带得意之色。见白玉染还在写,笑着道,“二哥!作诗可不比背书!” 叶夫子和顾夫子细细琢磨,称得上一首佳作,赞赏的点头......


    上十章提要:...玉染偷偷攒下了十六七两银子,可是却都给魏华音买了首饰布匹,一下子火就上来了! “还有这回事儿!?那他卖的银子都该是大房所有人的才对!我们的上交了,他不上交家里,可也得上交大房的!都拿去给那个死肥丑猪了!?凭啥啊?”李红莲直接发火了。 “可不是啊!虽然规矩是他老二挣的钱归自己,可那也是归大房自己!不是他都吃独食的!大房的你们小两房都有份的!”赵氏应和着她,继续挑拨。 李红莲怒眼看向李氏,“婆婆之前就知道这事儿,那二郎卖的钱咋都没有上交?” 李氏也愣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连......


展开+

    田氏从昏迷混乱的顾玉娇断断续续话中听的几句,就自己脑补确定是白玉染奸污了顾玉娇,她又怒又恨,白二郎之前不许婚事,现在又奸污她女儿!怒火万丈的跑去找他事儿,讨公道,事实上,却是有些迫不及待。

    那大院二十多间屋子,还有好几个下人,进出马车,连几家亲戚都能帮衬做生意发财,她们自己那肯定赚的更多!还要开染坊,那染坊要开起来,没有个白十两银子,也根本不可能!或许有更多!

    闺女都喜欢的不得了,梦想着嫁给白二郎。那就嫁个平妻进去,以后也是有下人伺候,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也能拉拔他们家富起来!

    所以尽管心里有疑惑,她还是一口咬死了就是白玉染干的!很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顾玉娇,“就是白二郎是吧!你也不用替他瞒着!他对你做了这种事,你要不嫁给他,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只能去投河了!”

    她话里隐带吓唬,心里希望着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顾玉娇本来在路上遇到白玉染,当时激动感动齐上心头,也是想着他若怜惜她,那她能顺势跟了他了!只是没想到有魏音姑那个贱人在,他对落难凄惨的她冷言冷语,直接把她抛下带着魏音姑走了!

    现在又一听她娘说的话,心思也活了起来。

    她不求正室,只要能嫁给他!做他的妾室也行!但是得先进了门去!

    他显然是知道她失身了,本就不愿意要她,那她只能趁此机会使些手段,先进门再说!

    她是女儿家,这种事情都说出来,不再讲脸面。他一个男人百口莫辩,躲也躲不开!

    就算带着气恨让她进门,只要进门,她放下身段,温柔小意讨好,早晚把他哄的软化,喜欢上她!

    就算有魏音姑那个狐媚贱人,她仗着陪嫁丰厚,傍身的有钱,肥丑黑猪的时候就对玉染哥哥冷脸冷言的,现在更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做起个娇娇少奶奶。长得再美,久了也不得男人喜欢!

    而且她中毒,说的也是影响生育。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再狐媚,也斗不过她!

    她想完其中关节,就眼泪两行,绝望的哭声,“娘!我求着他,让他不要走,我成了现在这样了,他竟然在那个贱人面前,丝毫不怜惜!我把丢下,一个人回来!他又咋会对我负责啊!?”

    田氏听着话,就知道,确定无疑是白玉染了,之前有些不确定的心落下来,一口咬死,“猪狗不如的畜生!他做出这种事,竟然还敢说那话!敢不承认!玉娇你放心,娘就是吊死在他家门口,也要为你讨回公道!让他乖乖娶你进门!”

    顾玉娇知道她不会真上吊,不过就是逼着白玉染娶她进门,哭着道,“他有正室,我也不求着做个正室!我如今这样,要不进门,我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走!找他去!我就不信他自己干出来的事儿,他敢赖掉!”田氏立马就想要去闹,必须得逼的他们乖乖让女儿进门不可!

    顾玉娇心里还是有些怯怕,毕竟她是被陈瘸子给睡的,要赖给白玉染也心虚,看看天色,“天......天还早,要不先等晚饭之后?”她现在的样子,出去也不好。要是能先谈妥,那也没有必要闹。

    另一个她也不想被人看了去,闹的太丢人。毕竟心虚,奸污她的人不是白玉染,也怕被魏华音捅出来,就算不承认,也有人会信她。到时候她就难看了!

    而且,她也饿了。

    田氏也听见她肚子咕噜噜叫,也知道这个时候找过去,肯定要闹一大场,得先吃饱饭,赶紧的先去做饭。

    做饭吃饭后,夜幕已经慢慢落下。

    顾玉娇被田氏扶着,一家人出门来。

    一天都过去了,那个陈瘸子也没有找来,他根本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谁,哪家的。而且他肯定怕她家去告他强占良家女子被治罪,所以也不敢多说,更不敢找她。

    所以顾玉娇心下且安。只要能嫁给玉染哥哥,她可以待在家里不出门。现在魏音姑那个狐媚贱人不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再不抛头露面,做起了少奶奶!

    只是等她们一家人赶到村来的时候,被眼前的场面给惊到了。

    只见村里不少人都聚集在这边,大院四门大开,灯火通明。

    而祝妈妈和钟婶几个人?正在给村人发瓜子爆米花。

    魏华音和白玉染坐在大门口。

    一旁拍了张桌子,放着一块板儿,一把扇,像是说书的。

    顾玉娇心里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

    田氏和顾有田也脸色难看,来回变了又变。她们这是啥意思?想要让全村的人都看着吗?

    小斑马看她们来了,连忙来通报,“公子!少奶奶!演员到了!”

    白玉染冷冷的扬着嘴角,站起身,远远睨着顾玉娇和田氏,顾有田一家,“众位!若是今儿个你们看不到好戏,钟叔之前学过说书,就给大家说上一段,也找找乐子!茶水瓜子米花是赠送的!”

    村人都知道白天闹出来的事儿,虽然好些人不信他会奸污顾玉娇,但顾玉娇却是被人睡过了的样子,田氏又来找他们讨公道,所以对这件事的八卦之心简直迫切的按捺不住。

    一说有戏看,都涌过来了。

    这会看顾玉娇一家果然来了,都伸了长脖子,准备看她们这是唱哪一出。

    众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但看白玉染伸手压了压,都不出声说话,等着顾玉娇一家过来,然后让她们看好戏。

    看看这顾玉娇被别的男人睡过了,是如何赖上白玉染的!顾玉娇一家人准备咋闹,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干啥!

    这样不顾羞耻,不顾脸面的事,可是只有听说的,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了,这还是发生在自家门前的。可不能错过了!

    有人伸手叫她们,“快来!快来啊!”

    “赶紧的!等不及了!”

    顾玉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田氏简直怒不可遏,理智告诉她应该立马走,可是膨胀的怒火却止不住,上来指着白玉染,“白二郎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敢做不敢承认!还仗势欺人!是要逼死我们!?”

    白方氏阴着脸,很是难看,“田氏!你自己闺女到底是跟谁了,去找谁!自己心思龌龊,奸恶,逮着人就想诬赖,不怕遭报应?”

    “你们......你们仗势欺人!”田氏怒叫着,满脸涨紫,两眼喷火。

    白方氏是绝对不相信二郎会要顾玉娇,之前一直都是她往二郎身上贴,二郎都避开,不假辞色,送上门都不要,会奸污她!?

    这田氏和顾有田竟然带着自己残花败柳的顾玉娇算计二郎,想要赖上二郎,她也直接不客气。

    “你们要是不知道,那就叫顾玉娇好好问问她,到底是跟睡的?自己不可能会不记得!”

    这话说的狠,当众打在脸上。叫田氏恨不得立马消失。

    “自己贪婪,龌龊,起了恶念,就别怪别人不客气!”白方氏可是一向都捏道理的那一方,素来性格强势,对这种一点不客气。

    顾玉娇满脸泪痕,惨白着脸,哭望着白玉染,“你当真对我这么狠心吗?”

    “你朝别人下手的时候,也没有心软吧?”白玉染冷声问。若不是不想音宝儿被牵扯其中,染上她们的污点,他绝不手软!

    他洞穿犀利的眼神,仿佛利剑一般,直射而来,顾玉娇这一刻猜到,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甚至是他下的手!

    可是这可能吗?他不可能的啊!

    有人性急,等不及的问,“都说顾玉娇是算计别人才遭报应,她算计的谁啊?”

    “不会就是白二郎吧?”

    有人把目光落在了魏华音身上。

    看她乖巧无害,一双清眸清澈纯真,又忍不住摇头。

    顾玉娇看这架势,明显摆了架势,要狠狠打脸,毁了她。心里也对白玉染失望心寒,又被众村人盯的无地自容,哭着转身跑走了。

    顾有田连忙去追,“玉娇!玉娇!”又转头喊田氏,“还不走!不要老脸了是吧?”

    田氏也恨怒的咬牙,跺脚,但那黑压压的人,也实在让她有些怯,这下脸面丢光了!

    见顾玉娇也走了,顾有田也走了,她也忍不住恨怒的刮了白玉染和魏华音一眼,追上去离开。

    白方氏见她们一家走远,这才撇着嘴冷冷的收回目光。

    有人忍不住好奇心,问白玉染,“那顾玉娇起先算计人了?是不是算计了你?还是你媳妇儿啊?”

    白玉染却不想多说,“既然唱戏的人走了,我今儿个又把大家伙儿请过来,那就让钟叔给大家说上一段书取乐吧!至于人家的隐私,只要不沾到咱们身上,咱们也都口下留德少议论。”

    “好!就是不管别人做了啥事儿,咱自己做好自己不多嘴!给自家积德!”隐在人群中的魏铁根喊了句。

    其他人也应和,毕竟顾玉娇好好一个黄花闺女被人奸污了,也是可怜。虽然想赖给别人的事儿做的不对,但他们要做好自己与人为善,积善德,得福报。

    钟叔得了令,站在桌旁,鞠躬行礼,“今儿个给大家伙儿说两段神话故事,让众位久等了!”

    板子一敲,“话说,当年......”

    魏华音看他的架势,还真是为了讨好主子,啥活儿都干,啥手艺都学,养育种花,种菜养狗,还会说书。

    家里的椅子凳子搬了好些,坐下的都是有辈分的。

    说书开始,白玉染和魏华音就站在一旁陪听。

    “我也会说,回去我给你说一段。”白玉染凑在她耳边小声道。

    魏华音仰头看他,“说书?”

    白玉染看着她笑,“还有讲故事!丑小鸭的故事!”

    瞪他一眼,魏华音不理他。不过是嫌他讲的睡前故事不好听,说了一嘴还不如丑小鸭,被他缠着问了好几遍,还举一反三。说她之前就是没长羽毛的丑小鸭,什么在他手里蜕变蜕变!

    白玉染把玩着她的小手,十指葱一般,偏偏手上又带着点点肉,柔软无骨,又可爱。让人爱不释手。

    村人少有娱乐,而钟叔说书虽然不是专业,却极其卖力,说的又是传奇神话故事,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了,听的津津有味。

    魏华音也很少听说书,她生活是个挺无趣的人,别人追星追剧追综艺甚至追相声,她就只有科研。这会听着钟叔说的,也不禁觉得入神。

    白玉染捏紧她的手。

    魏华音吃痛,扭头看他。

    一旁的男人一身浓浓的醋味,两眼幽怨,“有我好看吗?看那么入神!”

    “好听!”魏华音瞪他。

    白玉染长臂悄悄伸过来,拦住她的纤腰,贴紧他。

    魏华音吓了一跳,这么多人,又灯火通明的,他竟然敢!?拿着她的手就算了,还敢这么放肆!

    白玉染幽幽的盯着她,“以后我给你说!”

    “好!你赶紧放开!”魏华音连忙应声,催促他。

    白玉染有些不满,让他放开,还要赶紧。不过看她神色不好,脸色羞红,暂时放过她。

    众人吃着瓜子,米花,听着说书,也不嫌冷,倒是听了大半夜,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去。

    魏多银和魏小贵几个帮着收了椅子板凳回去。

    白家的人留在最后面。

    赵氏忍不住又问,“那顾玉娇到底是被谁给奸污了?看你们的样子,肯定是知道的吧!还不说!”

    “三婶保不齐后面也会生个女儿,还是口下留德的好!”白玉染说她一句。

    赵氏撇着嘴,“你们明明就是知道,却还憋着不说!既然憋着不说,还要吊人的胃口!”

    “哪那么多话!”白方氏沉声说她。

    赵氏想到开染坊,不多说了。

    丁氏自始至终没有多说话,要不是她想看看到底咋回事儿咋发展,会不会牵扯到自己女儿和儿子,也不会出来听这个。想到女儿还昏迷不醒,赶紧就往家走。

    “二嫂这是咋了?很不对劲儿呢!也没见玉梨那丫头!她不是跟顾玉娇关系最是要好吗?这顾玉娇好像是和她一块出去的吧!顾玉娇出事儿了,她也没见人了!”赵氏看着丁氏的背影,问话。

    李氏也问过白玉梨,丁氏说没在家,含糊一句去县城找她爹了,反正就是没跟顾玉娇一块。

    “她没跟顾玉娇一块,好像是去县城灯会了。”她就解释。

    赵氏有些羡慕的撇撇嘴,“二哥当着管事,要不是家里还有地,只怕二房的人都搬去县城了!大房也发达了,就我们三房穷的叮当响!现在可全指望染坊了!二郎和音姑,你们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也该回去了!”白承祖沉声道。他知道这里面的事儿绝对不简单,二郎说顾玉娇算计人,只怕算计了音姑。

    白方氏抬脚几个人回家去。

    白承祖却落在后面,没有走。

    看他没走,白玉染知道他要问的事,却是不想多说,“爷爷还不回去休息?很晚了呢!明儿个不是还要去出摊儿?”

    白承祖却进了院,往屋里去,“我有话问问。”

    魏华音看向白玉染。

    白玉染抿着嘴气委屈的拉住她的手,“爷爷等会训我,娘子你要保护我!”

    魏华音翻他一眼,朝屋里去。

    钟叔和钟婶,祝妈妈几个避开在外面。

    “说吧!这事儿是不是和你们有关?”白承祖坐在上座,看着两人沉声问。

    白玉染一脸不悦的解释,“她和白玉梨买了迷幻药,给华音下药,商量找陈维仁毁了华音。两个人分头,顾玉娇在麻烦迷幻华音,白玉梨去送信,把信儿送给了陈瘸子!”

    白承祖倒吸口气,立马打量魏华音,又不敢置信自己孙女会做出这种事来!买药给人下迷幻药,找人奸污自己嫂子!?

    “还有顾玉娇的表哥,药就是他在中间周旋买的。还威胁顾玉娇,要对华音下手。要不是我去的及时,华音不知道会遭什么下场!我不过是把她们的药撒她们自己脸上了!”白玉染目光阴寒,冷冷承认。

    白承祖看魏华音也没有事,只是这个事儿却让他有些不太能接受,“你说玉梨......”

    “她是主谋还是从犯,我不太清楚。看了陈瘸子过去,就逃了。”白玉染冷声道。没有说有关白三郎的事!这个事没有其他人知道,越是在他们心里种的深!胆敢觊觎,谋害他音宝儿!他只是小小教训!

    听白玉梨逃了,丁氏又说她去县城了,白承祖猜测她只怕做了这事吓的跑了,丁氏为她遮掩。现在顾玉娇那边......

    “爷爷也不用训我,别人不来找事儿,我和华音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幸福安乐。但胆敢朝华音伸手,我绝不客气!”白玉染表示自己的态度。

    白承祖却是想着那佛光寺的慧悟大师说他命带凶煞,叹了口气,“二郎!我知道你不会主动去找别人的麻烦!但也不能太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心放平静些,只要没有什么损害,还是留人一线!不可太过,养成习惯,养了你身上的凶煞之气!”

    白玉染面色冷寒,一身阴暗寒气。

    魏华音看看他,“爷爷!堵不如疏!压不如放!”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之 第187章:不求正室(二更)是作者蓝牛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之 第187章:不求正室(二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蓝牛写的《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田氏从昏迷混乱的顾玉娇断断续续话中听的几句,就自己脑补确定是白玉染奸污了顾玉娇,她又怒又恨,白二郎之前不许婚事,现在又奸污她女儿!怒火万丈的跑去找他事儿,讨公道,事实上,却是有些迫不及待。

        那大院二十多间屋子,还有好几个下人,进出马车,连几家亲戚都能帮衬做生意发财,她们自己那肯定赚的更多!还要开染坊,那染坊要开起来,没有个白十两银子,也根本不可能!或许有更多!

        闺女都喜欢的不得了,梦想着嫁给白二郎。那就嫁个平妻进去,以后也是有下人伺候,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也能拉拔他们家富起来!

        所以尽管心里有疑惑,她还是一口咬死了就是白玉染干的!很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顾玉娇,“就是白二郎是吧!你也不用替他瞒着!他对你做了这种事,你要不嫁给他,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只能去投河了!”

        她话里隐带吓唬,心里希望着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顾玉娇本来在路上遇到白玉染,当时激动感动齐上心头,也是想着他若怜惜她,那她能顺势跟了他了!只是没想到有魏音姑那个贱人在,他对落难凄惨的她冷言冷语,直接把她抛下带着魏音姑走了!

        现在又一听她娘说的话,心思也活了起来。

        她不求正室,只要能嫁给他!做他的妾室也行!但是得先进了门去!

        他显然是知道她失身了,本就不愿意要她,那她只能趁此机会使些手段,先进门再说!

        她是女儿家,这种事情都说出来,不再讲脸面。他一个男人百口莫辩,躲也躲不开!

        就算带着气恨让她进门,只要进门,她放下身段,温柔小意讨好,早晚把他哄的软化,喜欢上她!

        就算有魏音姑那个狐媚贱人,她仗着陪嫁丰厚,傍身的有钱,肥丑黑猪的时候就对玉染哥哥冷脸冷言的,现在更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做起个娇娇少奶奶。长得再美,久了也不得男人喜欢!

        而且她中毒,说的也是影响生育。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再狐媚,也斗不过她!

        她想完其中关节,就眼泪两行,绝望的哭声,“娘!我求着他,让他不要走,我成了现在这样了,他竟然在那个贱人面前,丝毫不怜惜!我把丢下,一个人回来!他又咋会对我负责啊!?”

        田氏听着话,就知道,确定无疑是白玉染了,之前有些不确定的心落下来,一口咬死,“猪狗不如的畜生!他做出这种事,竟然还敢说那话!敢不承认!玉娇你放心,娘就是吊死在他家门口,也要为你讨回公道!让他乖乖娶你进门!”

        顾玉娇知道她不会真上吊,不过就是逼着白玉染娶她进门,哭着道,“他有正室,我也不求着做个正室!我如今这样,要不进门,我不是


展开+
展开+
  • 神印王座

    神印王座

        魔族强势,在人类即将被灭绝之时,六大圣殿崛起,带领着人类守住最后的领土。一名少年,为救母加入骑士圣殿,奇迹、诡计,不断在他身上上演。在这人类六大圣殿与魔族七十二柱魔神相互倾轧的世界,他能否登上象征着骑士最高荣耀的神印王座?

  • 凶兽篮球

    凶兽篮球

        【纵横四组签约作品】 在球场上,他是凶猛无比肆虐篮框的凶兽,在球场下,他却是优雅多金流连花丛的绅士。 最佳新秀、进步最快球员、总决赛mvp,总冠军戒指、扣篮大赛冠军、三分大赛冠军、全明星mvp、常规赛mvp、最佳阵容一队、最佳防守阵容一队,最佳防守球员,一切荣耀对他来说,只要他想要,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交流群号:153954118 19249110

  • 帝师

    帝师

        高台之上,她眉目清冷,嘴角含笑。他凝着她,依稀想起记忆里,她温暖的面容,娇俏的依着他,同他说:“一定...

  • 诸侯争霸

    诸侯争霸

        烽火大6,十四级文明智脑蓝创造的虚拟世界,截取了战国到二十一世纪的三十个纪元各个朝代的英雄人物,无数的谋士,名将犹如璀璨的星斗在这里演绎一场英雄的战歌。 夏羽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宅男,来到这片烽火大6之上后,种田谋展,建兵争地盘,誓要收服天下名将为己用,抢天下美女充后宫,什么秦风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在野蛮的大军下,通通被打趴下。 本文系属种田建设文,如果喜欢一定要收藏,另有对历史人物十分喜欢的读者可以表自己的想法,想在书中弄个角色的也可以留言。

  • 放开那个女孩

    放开那个女孩

  • 凰谋之特工嫡妃

    凰谋之特工嫡妃

        她,是国安部特别行动组代号为‘oo1’的首席特工,一次任务,为了国家未来十年的安宁,毅然决心和敌方高层同归于尽。 他,是大焱皇朝赫赫有名的一代战神,英俊,才华横溢的天之骄子,可是,却在至亲的背叛中,兵败垂成,容貌受损,双腿残废。 一朝穿越,她变成了‘她’,医毒双修,轻功‘一流’。 初见时,她是潇洒淡然纵情山林的乡野女子,而他是不良于行寄居别院的富贵子弟。 山花烂漫时,半吊子轻功的她一袭素衣青衫,如同是失足的精灵一般跌落在他坐在了轮椅的腿上。 对上男子深邃如墨,冷峻如潭的眼瞳,淡雅如菊的她第一次大胆地起了捉弄的心思。 手指轻佻地抬起眼前男人的光洁完美的下巴,眼睛微眯,一副小人得志的雅痞模样,“怎么样,美人,从了爷吧。” * 再见时,她是“名满京华”,受尽宠爱的丞相府嫡三小姐,他是世人皆知,避府不出的残疾王爷。 阴差阳错的一场赐婚,赫然发现,他原是当年别院孤高冷寂的‘他’。 前世,她是自幼训练的‘国家机器’,铁血军人。今生,她贵为一品王妃,从乡野到朝堂,步步为营,寸寸惊心。 我不会耍阴谋,因为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地要阴你。 你以为你训练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很厉害吗?兵,我堂堂国安部首席特工,华夏上下五千年文化的滋养还比不过你一个只看了本区区《兵略》的鲁莽武夫! 什么,禁卫军以一当十,个个好手! 想必你孤陋寡闻的脑子就算是浸了粪坑也是遥想不到,区区花拳绣腿和我的‘喋血’比起来,什么才叫做‘差距’! * 当年堂前庙里,金戈铁马,而今,悠然度日,盛世繁华 ?? 他说,你的出现,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这一世,层出阴谋只愿惟你一人,青丝白发。 ?? 她说,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待我了无牵挂,陪你浪迹天涯。 * 本文1v1,男强女更强,女主淡然,男主腹黑,各种情深义重可以有,萌萌哒的小包子可以有,各种跌宕起伏,热血沸腾的战事可以有。还有某潇的亲亲香吻可以有。 收藏大大滴~~激情杠杠滴。 推荐某潇的完结军婚文,《盛宠之老公难逃》~~杠杠滴宠文~~ /info/

  • 最强异能

    最强异能

        潇洒不羁的天才少年把医术和透视的威力挥到极致,施展回春妙手,守护清纯美女,逍遥纵横,笑傲都市!

  • 英雄联盟之傲世群雄

    英雄联盟之傲世群雄

  • 赶尸世家

    赶尸世家

  • 群雄逐鹿之南方王

    群雄逐鹿之南方王

        这是一个混乱的世界,混乱的时代,群雄聚,诸侯争锋!js330

  • 修真超级兵王

    修真超级兵王

        苏晨,身怀逆天奇功,进入红尘后,从此开始了一段如传奇一般的神话崛起之路。不服?全部吊打!嚣张?你在找死!万事万物,一剑斩灭;众美相伴,踏平四方!

最多阅读: 都市美妇 天唐锦绣 牧神记 最强狂兵 飞剑问道 一生的故事 娇娇师娘 元尊 全职法师 一念永恒

免费无弹窗:翻天小山神无弹窗死灵魔法的使用指南无弹窗都市之系统大抽奖无弹窗志妖记无弹窗叶朗的妖孽重生无弹窗

最新章节:三国大特工最新章节列表无上神兵最新章节列表曹植最新章节列表天龙之段誉最新章节列表逍遥农牧场最新章节列表数据眼最新章节列表柯南世界里的巫师最新章节列表特战狂兵最新章节列表碎星野最新章节列表99次离婚:厉少,请低调最新章节列表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最新章节-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全文阅读-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txt下载-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7章:不求正室(二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