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文阁> 免费都市言情小说TXT下载> 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列表> 第237章 蠢,就是最大的错误!(一更)
《盛世凰谋:天妃》最佳推荐: 牧神记 元尊 飞剑问道 天唐锦绣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惊悚乐园 特种兵在都市 混沌剑神 宰执天下 永夜君王 偷香高手 龙纹战神 娇宠令 九阳帝尊

    上一章提要:...了,大去之期就在这一两年之内,今天急怒攻心,又是一记重创,情况就更不乐观了。太子如今的年纪,还不足以支撑起整个江山和朝廷,在这种时候,他绝对不能让太子身上再出现大的瑕疵了,所以,即便他现在心里恨死了姜氏,但至少在明面上,还是会给她体面,不会将她做的事公之于世的。他得为太子铺路,太子生母戴上弑君的罪名,一旦他驾崩,很有可能这就会成为有心之人攻击太子的把柄。再有……姜氏一旦被以弑君的重罪论处,那么她的母家平国公府必然满门都要被牵连,虽然姜家不算权臣,但至少也是世家望族,太子将来有他们在背后撑着,是......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啊……”霍芸婳惨叫一声,身子一歪,就朝台阶底下栽去。

    因为事出突然,站在院子外面的秋凝还没来得及跑过来,她已经从台阶上一骨碌滚下来,最后一下,额头砰的一声撞在地面上,当时就见了血。

    “娘娘!”秋凝惊呼一声,扑上前去,手忙脚乱的将霍芸婳扶起来。

    霍芸婳捂着额角抬起头,脑子里嗡嗡作响,但是浑身都痛,同时又手脚发软,根本站不起来,就只坐在地上,靠在秋凝怀里。

    台阶上面的姜玉芝主仆也因为太子这意外之举惊呆了,全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

    基本上,萧昀这个太子虽然有时候带点孩子气的固执和偏激……

    起码,在作风上,还是有君子风度的。

    尤其——

    在姜玉芝看来,萧昀刚刚的那一脚明明是该踹在自己身上的。

    萧昀双手垂在身侧,死死的攥成了拳头,满面怒气的盯着下面的霍芸婳。

    霍芸婳撞上他的视线,只觉得心里发寒,本能的垂下眼睑,嗫嚅了一声:“殿下,我……”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明明犯蠢做错事的人是姜玉芝,就算她深夜跑上门来举发有不当之处——

    可是有姜玉芝这个罪魁祸首在前面当着,萧昀就算意识控制不住脾气想发泄,那也不该是冲着她来的啊!

    霍芸婳心里是既委屈又害怕,可是却得死咬着牙关,不敢哭。

    萧昀深呼吸了两次,看着她,眼中已经是深恶痛绝的神色,语气森冷的警告道:“太子妃的事,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何为尊卑?你若是弄不明白,就滚回你宫里去,闭门给本宫抄《女训》。”

    方才那一脚踹出去,他心里也瞬间懊恼起来。

    倒不是心疼霍芸婳,而实在是跟一个女人动手,实在是太有失风度了。

    霍芸婳心里发苦,可是萧昀的态度这样,她又有苦说不出,正在迟疑发愣,就又听见萧昀冷冰冰的丢下一个字:“滚!”

    说完,就再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转身一脚又进了门内,同时垂眸看了瘫软在地的姜玉芝一眼道:“你跟本宫进来。”

    姜玉芝这会儿受到的惊吓并不比霍芸婳小,自坐地上,手脚发软爬不起来。

    清渠赶紧过去搀扶,将她硬是拖进了殿内,又恐是被霍芸婳主仆再看了笑话,回手就又关上了门。

    霍芸婳看着那两扇殿门在眼前闭合,隔绝了避免的灯光和人影,那一刻,置身于凄冷的夜色中,她反而是突然松了口气,浑身绷紧的那根弦立刻垮塌松懈了下来。

    “娘娘,咱们还是先回吧!”秋凝费力的将她搀扶起身。

    霍芸婳额角只是磕破了一点,流血倒不是很严重,只是这时候拉着着身体一动,突然就觉得心口方才被萧昀踹过一脚的地方刺痛了一下。

    她一把按住胸口,抓住了衣襟,腰身也佝偻了一下。

    这位虽然刚被太子殿下训斥了,但那也是正经抬进来的侧妃娘娘,小尤子见状,就唯恐是她真给作出什么毛病来了,连忙上前道:“娘娘先回吧,奴才这就叫人传医官过去给您瞧。”

    萧昀是太子,他当然可以随意往太医院传唤太医过来瞧病。

    可霍芸婳却没那个资格。

    不过为了方便,东宫里也常年养着自己的两名医官和医女。

    “嗯!”霍芸婳心中绞痛,也没太有心思应付,佝偻着腰身被秋凝扶着往外走。

    一边走,她心里一边还是在为自己方才的遭遇愤慨,绞尽脑汁的琢磨到底是哪里出的差错——

    萧昀没理由不痛恨姜玉芝,反而迁怒于她啊……

    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一定是哪里除了问题了!

    一边想,一边缓慢的挪出了院子,走到门口,扶着门框过门槛的时候,忍不住又回头往院内看了眼。

    里面正殿的大门紧闭,现在萧昀正在里面和姜玉芝说话……

    萧昀这时候关起门来能跟姜玉芝说什么?

    霍芸婳脑中灵光一闪,豁然开朗,突然明白了萧昀的用意……

    心头压着的巨石瞬间被移,她忽而又得意起来,看着后面透出灯光的正殿,唇角冷蔑的勾起一抹笑,这时候倒是有了精神,立刻挺直了腰板儿。

    然而,却不知道是因为她动作太急了,还是情绪起伏的太激烈了,蓦然只觉得心脏剧烈一缩,绞痛之余喉咙里腥气上涌,一口血就呕了出来。

    “呀!娘娘!”秋凝惊呼一声,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唇。

    霍芸婳一看她手上殷红的血迹,浑身的力气瞬间就被抽空,手扶着门框直接滑软了下去。

    小尤子见状,连忙从院子里追出来:“怎么了这是……”

    “血……血……我们娘娘刚……”秋凝站在那里,也的抖的如同秋风里的落叶,喃喃的反应不过来。

    小尤子也吓了一跳,赶紧帮着把霍芸婳扶起来。

    门外有萧昀带过来的人,他赶紧招呼:“快,抬软轿来,把侧妃娘娘送回去,传医官过去!”

    外面马上上来几个宫女太监帮忙,七手八脚的把霍芸婳给弄走了。

    小尤子呼出一口气,又退回了院子里守着,并没有马上进去禀报。

    而此时的殿内,萧昀坐在椅子上,正面目冰冷的盯着姜玉芝,逼问她在武昙面前落下的把柄和所谓威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姜玉芝自知瞒不过去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将朱雀楼那里事发的经过和事后引发的一连串的麻烦都一五一十的跟萧昀招认了。

    而姜玉芝也知道这是个大麻烦,自己招认完就又抱着他的腿哭求起来:“殿下,事情是那个周畅茵和长平郡主谋划和布置的,臣妾可以指天发誓,事先我并不知情,只是被那两个黑心肝的给脱下了水的。可是后来武昙一再拿这事儿来威胁我,来威胁我们姜家……我走投无路,才不得不敷衍了她这一次。我不知道她是要陷害母后,也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深的心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萧昀听她详述了朱雀楼血案的经过,已经是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了。

    姜玉芝的哭声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他觉得自己这一夜,像是个落入了深水中的旅人,就快要被这一波一波拍上来的水花溺毙了。

    “殿下!”姜玉芝摇晃着他的腿,还在哭,“真的跟我没关系,是周畅茵和黎薰儿她们各有私心,是她们……”

    “怎么跟你没关系?”萧昀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他一脚踢开姜玉芝。

    姜玉芝摔在地上,倒是不重,就是坐在那,哭也不敢太大声了,只是有些畏惧的看着他。

    清渠跪在门口那里,只偷偷往这边看了眼,知道萧昀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过来扶。

    萧昀指着姜玉芝骂:“不管是周畅茵为了晟王叔谋杀武昙还是长平为了姜平之想要将林彦瑶置于死地,这些是重点吗?现在的重点是你们这些蠢货联合起来在这胤京之内,天子脚下谋杀了包括新科状元在内的数名士子!这种事,事关设计国本,现在你们还落了破绽在武家那个丫头手里……你知不知道,一旦这件事被抖出来,就是本宫都难为你们说一句话,平国公府的满门富贵都有可能就此走到头。”

    当初事发时姜玉芝是恐慌了一阵子,可是等到风声过去了,她也慢慢使然了,以为就那样了。

    现在萧昀这样的危言耸听……她当然不会觉得萧昀只是为了吓唬她,嘴上却还本能的狡辩:“都说了不是我!而且……我二哥已经被踢出族去了。再说了,那个武昙就只是全凭猜测,她手上没有证据的,她也就拿来吓唬吓唬我,事关我们国公府,她还敢无凭无据的胡乱往外说么?”

    在她看来,武昙要是想拿这事儿对他们姜家不利,早就闹出来了,不会等到今天。

    萧昀听了她这天真之言,也当真是涨了见识了,胸口起伏了好几下,最后却是怒极反笑:“武昙知道,定远侯府世子就知道;武昙知道了,林家上下也会知道……甚至于,现在保准是连晟王叔都知道内情了。你还当你们的秘密可以捂的严实?还当这么大一件事可以就此作罢吗?今夜母后之事已经彻底激怒了晟王叔,他报复起来的手段,你有没有想过?那件事,迟早是要东窗事发的!”

    姜玉芝开始被他骂的,就只是畏惧的一直缩脖子,听到后面才又胆战心惊起来,有点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了他:“不能吧?今夜的这件事不是已经了结了吗?母后都被……”

    虽然皇帝没下明旨,但姜皇后此刻已经等于是个废后了。

    凤印被收走,宫人被遣散,被圈禁起来,连门等不能出的所谓皇后——

    也就等于是被打入冷宫了。

    萧昀没等她说完就冷笑着打断她天真的猜想:“就是这句话!他报复起来,连母后这个一国之母都能不留情面的掀下来,你是觉得平国公府在他面前有多大脸啊?”

    姜玉芝打了个哆嗦,终于不敢心存幻想了,连忙爬过去扯住了萧昀的袍角,声音颤抖道:“殿下,您得想办法保下国公府啊,姑母那边眼见着是不顶用了,如若连国公府都被绊倒了,那么我们……我们……”

    说着,就神色惊慌的目光四下乱瞟。

    萧昀这一晚上下来窝了一肚子火,此刻看她这不中用的模样就更心烦了。

    他深一口气,勉强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道:“明日开始,你对外称病,暂时不要出寝宫了,等过几日就送个信去姜家,叫人过来看看,顺便商量个对策吧。”

    姜皇后刚出事,他不能公然和国公府来往密切,否则皇帝正在气头上,很容易惹怒他。

    让姜玉芝称病,后面过几日请姜家的女眷过来看望她比较好。

    姜平之虽然是被逐出了姜家,可到底也是从姜家出去的,如果萧樾有心从他身上做文章,姜家还是要担干系的,必须想办法把那件事的尾巴彻底断干净了。

    好在萧樾不日就要启程北上,他还有时间……

    萧昀思忖了一阵,见着外面天色将明——

    这一夜,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他抬脚往外走,一边冷冷的撂下话来:“以后做事带点脑子,实在转不过弯来就尽量老实在家呆着,别处去丢人现眼!”

    姜玉芝没错吗?

    不!她错了,错的离谱!

    因为——

    蠢,才是一个人生而为人最大的错处!

    可是——

    他还不能把她怎么样,只能就这么忍了他!

    萧昀虽然发了一通脾气,但最后怎么也算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收场了,这对姜玉芝来说,是难得的好结果。

    并且——

    萧昀还打算帮他们姜家善后姜平之惹下的那桩祸事!

    还好,还好……

    姜玉芝如释重负。

    清渠赶紧跑过来把她搀扶起身,两人送了萧昀出门:“恭送太子殿下!”

    小尤子跑过来,迎了萧昀一下,然后跟着他出门,走到大门口才凑近萧昀耳边说了句什么。

    只见萧昀眉头皱了下,似是与他又问了句什么,然后就仍是冷着脸神色不愉的走了。

    “娘娘没事吧?”清渠吐着气问姜玉芝。

    姜玉芝却盯着大门口的方向若有所思:“去问门口的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是!”清渠答应了一声,快步出门去了。

    姜玉芝转身回了内殿,拿起桌上的水壶连着灌了自己两碗水,心情才觉得平复了一半下来,然后清渠就回来了,很有些兴奋和得意的悄然在她耳边道:“娘娘,好消息,霍家那个贱人被殿下踹了一脚好像伤势严重,说是出门的时候都吐血了。”

    这是……

    踢出了内伤了?

    姜玉芝本来是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还没顾上去想霍芸婳给她惹的祸,此时听了霍芸婳的名字,这当然就成了她的眼中钉。

    她眸色一寒,想着清渠的话,就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吩咐道:“回头你去医官那里问一问她具体的伤势,仔细这些,别让殿下察觉了。”

    清渠拧眉,倒是有点明白了:“娘娘是想……”

    姜玉芝冷笑:“她都找上门来给本宫捅刀子了,难道我就这么算了?敢跑来殿下面前告我的状?我也非得叫那贱人好看不可!”

    “是!奴婢明白了。”清渠应声,“天色还在,奴婢伺候您歇了吧,昨天一夜没睡,别熬出毛病来。”

    “嗯!”姜玉芝点点头,被她扶着进了内殿。

    霍芸婳这边,医官已经过来给她看过了,此刻正躺在床上,心脏的位置还在隐隐作痛,她却清醒异常,半分睡意也没有。

    清渠送了大夫出去,回来看见她脸上那个样子就有些不忍,走过去轻声的道:“奴婢已经让人去煎药了,医官说娘娘额头上的是轻伤,没什么妨碍,不过心脉有点损伤,这个一定要仔细调理,最近切忌情绪大起大落,万一再冲撞了,容易留下病根的。”

    霍芸婳在拧眉想事情,一时倒像是没听见她的话。

    秋凝见她神思不属的模样,只当她是被萧昀冷落而伤心,就又试着劝解道:“娘娘也不要多想了,太子妃到底是太子殿下的正妻,殿下只是面上给她留下些颜面,背地里指不定怎么嫌弃呢。”

    “你这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不想,霍芸婳闻言却是笑了,收回目光看向了她,面上表情居然不见伤感反而是带了几分恶意和得意的冷冷道:“你不是说宫里皇后娘娘被夺权软禁了吗?这也就是说皇后垮台了,太子殿下失去了最大的助力,这时候他维护姜家也不是真的维护了……”

    秋凝听得懵懂,只是困惑不解的盯着她。

    霍芸婳嘲讽的继续说道:“因为已经失了皇后娘娘的帮扶,殿下他在此时就不能再跟姜家翻脸了。其实真论起来,整个姜家对他的好处哪能比的上皇后娘娘?现在皇后娘娘被姜玉芝那个蠢货坑进去了,殿下却不得不帮她收拾烂摊子,不过就是权宜之计罢了。在他羽翼丰满之前,姜家这个外家对他来说还是最好用的。”

    她说着,就又深深地看了秋凝一眼:“所以,今日他当众不过做戏而已,他厌弃我,未必就是真的厌弃我,维护姜玉芝,也未必就是打从心底里维护的。算下来,我虽是为了替他掩人耳目而挨了他这一下,可是我帮他查出了陷害皇后娘娘的真凶,事后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殿下他总能想起我的这番好处的!”

    在姜玉芝那的时候,她是被踹的懵了,只是觉得自己那一脚挨的莫名其妙,后来才茅塞顿开——

    的确,那一脚就不该是她挨的!

    就且让姜玉芝先得意去吧,回头总有她哭的时候。

    *

    正阳宫。

    方锦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才被人送回来的。

    皇帝叫人带走了正阳宫的所有宫人,说是直接处决,却有秘密的让陶任之亲自盯着逐一问讯过,看姜皇后身上还藏了多少隐藏的秘密。

    方锦看着宫人们一个个的在她面前被处死——

    她虽跟她们不一样,但也一样的畏惧死亡,正在心神不定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小尤子突然过去告诉陶任之太子殿下跟他要人。

    陶任之虽然后面也一样拷问了她,她因为知道自己的命保下来了,就咬死了牙,一句姜皇后的坏话也没说,虽是被打的皮开肉绽,但总算是重见天光了,被陶任之着人给送了回来。

    两个侍卫拎着她走过长长的宫道,最后打开正阳宫的大门将她推进了院子里。

    陶任之大概是体谅她回头还要服侍人,虽对她动了重刑,但总算注意着分寸,没伤到根本。

    过了一会儿姜皇后才从殿内出来,木着一张脸出来亲自将她扶起来,弄进了殿内,又找了膏药给她涂。

    因为要给萧昀留体面,姜皇这里虽然是被软禁并且被清走了全部的宫人,她皇后品级得用的陈设都全部还在。

    方锦握着金疮药的药瓶在手,一瞬间泪如雨下,直接就给姜皇后跪下了,磕头不止道:“奴婢该死!都是奴婢该死!是奴婢对不住娘娘,都是奴婢害了娘娘!”

    她哭得十分悲痛,看着是为了自己做了错事,而实际上——

    可能也是因为受了重刑,是真的需要哭一哭发泄一下的。

    姜皇后看她把头磕得砰砰响,面上却始终一副面如死灰的模样,眼皮都没抬一下的道:“算了,事到如今再说这些……都是废话!”

    她是太相信方锦的初衷都是为她好了,毕竟是三十来年的主仆了……

    所以,是真的没怪过方锦。

    “娘娘!”方锦抬起头来,抽噎着抹了把泪膝行过去,一把攥住她的手,目光却是闪烁着灼灼的光,坚定的道:“您先别灰心,这对您来说,还远不是绝境,咱们还有机会的!”

    姜皇后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看了半晌,却只是自嘲的苦笑了下道:“还要什么机会?现在本宫能留的这一条命在,就已经是奇迹了,什么也别想了。”

    “不!”方锦攥着她的手,用力到能让她觉得疼。

    姜皇后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方锦盯着她的脸,继续给她灌输信念:“现在的哭都是暂时的,娘娘您切莫灰心,咱们就当是卧薪尝胆了,忍的一时就是,只要有太子殿下在,您就总还会出去的,难不成娘娘还觉得您会在这里被关一辈子不成?”

    姜皇后先是一愣,但是看着她眼中的光彩,恍惚之间突然也明白了些,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你是说!”

    “嗯!奴婢就是这个意思!”方锦见她会意,就更加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了眼院子里,确定没人进来,就又稍稍压低了声音道:“皇上病入膏肓,还能熬多久呢?回头等太子殿下登基,必然就能接您出去了。现在皇上没明着定您的弑君大罪,这就是现成的后路。您听奴婢的,这阵子先忍一忍这里的苦,咱们主仆都安分点,别给太子殿下添麻烦,来日等殿下能做主了,把您接出去,您就是高高在上的太后了,对于今天这件模棱两可的事,还有谁会有胆子旧事重提?”

    姜皇后这边事情败露,皇帝那确实是指望不上了,可是现在的优势就是——

    皇帝已经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了!

    只要熬到他驾崩,萧昀继位了就好。

    现在的关键是,要稳住了姜皇后,别让她因为觉得前途无望而在这里发疯作死,再给萧昀添堵。

    只要哄好了萧昀——

    一重血缘关系压下来,一个孝字压下来,姜皇后将来必然翻身!

    而姜皇后本来确实是已经对自己的处境死心了,现在被她这么一撩拨,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其实她现在的这个处境可能就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翻身了……

    “本宫明白了……”因为有萧昀在,她的信念建立起来很容易,眼中已经一扫前一刻的颓废之气。

    方锦看在眼里,终于是放心了,这才开始觉得身上被动过刑的地方痛得钻心。

    *

    朝阳宫。

    陶任之是天亮以后才回去复的命。

    皇帝的身体虽然已经支撑到了极限,这时候却也没睡,只是坐在案后,闭着眼,一副入定了的模样。

    “陛下?陛下您睡着了么?”陶任之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走到他身边试着唤他。

    皇帝听见了,但是积攒着力气,片刻之后才睁开眼。

    “唔……”他看了陶任之一眼,然后看了眼桌旁的茶碗,“回来了?”

    陶任之会意,立刻喊小泉子进来把茶拿出去换了热的进来。

    皇帝饮下半杯热茶,才算是有了说话的力气,稍稍提起了精神问他:“叫你去审正阳宫的宫人,可审出些什么了没有?”

    “这……”陶任之的手伸进袖子里,却居然是迟疑着没有马上回话。

    皇帝察觉了异样,眉心的褶皱就堆了起来,冷声道:“有话就说!这姜氏手上到底还沾了多少朕不知道的龌龊事,全部说给朕听!”

    ------题外话------

    姜玉芝:有惊无险,吓死宝宝了!

    霍芸婳:蠢成这样,活该你倒霉!

    太子:一个两个的,全都是蠢货!

    琼妹:呼呼呼……今晚我睡得真香!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盛世凰谋:天妃》之 第237章 蠢,就是最大的错误!(一更)是作者叶阳岚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盛世凰谋:天妃》之 第237章 蠢,就是最大的错误!(一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盛世凰谋:天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叶阳岚写的《盛世凰谋:天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啊……”霍芸婳惨叫一声,身子一歪,就朝台阶底下栽去。

        因为事出突然,站在院子外面的秋凝还没来得及跑过来,她已经从台阶上一骨碌滚下来,最后一下,额头砰的一声撞在地面上,当时就见了血。

        “娘娘!”秋凝惊呼一声,扑上前去,手忙脚乱的将霍芸婳扶起来。

        霍芸婳捂着额角抬起头,脑子里嗡嗡作响,但是浑身都痛,同时又手脚发软,根本站不起来,就只坐在地上,靠在秋凝怀里。

        台阶上面的姜玉芝主仆也因为太子这意外之举惊呆了,全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

        基本上,萧昀这个太子虽然有时候带点孩子气的固执和偏激……

        起码,在作风上,还是有君子风度的。

        尤其——

        在姜玉芝看来,萧昀刚刚的那一脚明明是该踹在自己身上的。

        萧昀双手垂在身侧,死死的攥成了拳头,满面怒气的盯着下面的霍芸婳。

        霍芸婳撞上他的视线,只觉得心里发寒,本能的垂下眼睑,嗫嚅了一声:“殿下,我……”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明明犯蠢做错事的人是姜玉芝,就算她深夜跑上门来举发有不当之处——

        可是有姜玉芝这个罪魁祸首在前面当着,萧昀就算意识控制不住脾气想发泄,那也不该是冲着她来的啊!

        霍芸婳心里是既委屈又害怕,可是却得死咬着牙关,不敢哭。

        萧昀深呼吸了两次,看着她,眼中已经是深恶痛绝的神色,语气森冷的警告道:“太子妃的事,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何为尊卑?你若是弄不明白,就滚回你宫里去,闭门给本宫抄《女训》。”

        方才那一脚踹出去,他心里也瞬间懊恼起来。

        倒不是心疼霍芸婳,而实在是跟一个女人动手,实在是太有失风度了。

        霍芸婳心里发苦,可是萧昀的态度这样,她又有苦说不出,正在迟疑发愣,就又听见萧昀冷冰冰的丢下一个字:“滚!”

        说完,就再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转身一脚又进了门内,同时垂眸看了瘫软在地的姜玉芝一眼道:“你跟本宫进来。”

        姜玉芝这会儿受到的惊吓并不比霍芸婳小,自坐地上,手脚发软爬不起来。

        清渠赶紧过去搀扶,将她硬是拖进了殿内,又恐是被霍芸婳主仆再看了笑话,回手就又关上了门。

        霍芸婳看着那两扇殿门在眼前闭合,隔绝了避免的灯光和人影,那一刻,置身于凄冷的夜色中,她反而是突然松了口气,浑身绷紧的那根弦立刻垮塌松懈了下来。

        “娘娘,咱们还是先回吧!”秋凝费力的将她搀扶起身。

        霍芸婳额角只是磕破了一点,流血倒不是很严重,只是这时候拉着着身体一动,突然就觉得心口方才被萧昀踹过一脚的地方刺痛了一下。

        她一把按住


展开+
展开+
  • 功夫神医在都市

    功夫神医在都市

        功夫神医在都市最新章节,功夫神医在都市,功夫神医在都市全文阅读.

  • 三国的悠闲生活

    三国的悠闲生活

        这是一本三国时代的轻松休闲小说。主角作为曹操麾下的一名“内政系”将领,集运气于一身,伴随着曹操的威势一同成长。相比于其他三国大作,本作更偏向于一些三国时期的风土人情,适合休闲阅读。【书友群】:11489174

  • 风月

    风月

        平生所念,不过二三人,故以命保全。
        此生所望,仅一件尔,只求的万丈天地,任我逍遥。
        天地俱灭,我自不朽。
        神魔共朽,我得永生。

  • 十岁小魔妃

    十岁小魔妃

        一不小心,穿越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年龄虽小,可这个小姑娘却拥有着绝世的容颜,尊贵的身份,即是宰相府的千金,还是个皇帝最宠爱的涵玉公主,可这美好的童年生活没过多久便牺牲在险恶的宫廷斗争中。 亲人临终前的嘱托,仇人百般羞辱,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娇横野蛮、可爱灵气,为报父仇乔装丫环潜入王府,却踏上一条艰辛的成长之路,硕王府中嬉笑恕怒骂,皇宫之中嫔妃恶斗,江湖之中危机重重,数不清的恩爱情仇…...

  • 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

    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

        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最新章节列:小说《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澜景生/著,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全文阅读 关于穿越之秀才田园记事: 现代贵公子变成古时秀才,家徒四壁不说,奶娃嗷嗷待哺。 摸爬滚打,变身教书先生,有银子有生活有武功绝顶大腹黑。 想考取功名,却不料?? 这是以力为尊的时代,更有女子成名武状元。 秀才毫不气馁奋而雄起,谋划图强,一步步胜对手睨武将冠名侯。 精明萌先生<    本文家长理短,细水长流,受努力奋斗混出世,爽快从五十章始    本文主受,不喜右上,切匆较真~~    作者存稿坑:    推荐机油文:    [入天有3章更新,希望亲们多多支持,拜谢=v=!!    ...

  • 我的神灵分身

    我的神灵分身

        他身处两个世界: 现实与魔幻。 他身具两个身份 现实中,巴菲特似的彩票专家,无数彩民对他欢呼、膜拜。 魔幻里,魔法师,大贤者,半神,真神……是他得成长轨迹。 有一天,两个世界因为他而无可阻挡的重叠,他的故事,他的传奇才真正出现在世人眼前。 他是吴辰,一个回到六年之前,誓要弥补人生遗憾的普通人。 qq群89801196/p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有的人失足摔断腿,有的人失足进了牢房,还有的人失足发了财。赵兵的失足偏偏与众不同,他穿越到了宋朝,成了一位皇子,皇帝的备胎。但他却没有赶上繁华富裕,可以醉生梦死的好时光,此刻蒙古人的铁蹄已经踏遍欧亚,大宋已经名存实亡。 乱世求生,他身不由己的卷入朝廷的纷争,投身于充满悲怆的卫国之战中,搅动山河,改天换地……

  • 仙武金庸

    仙武金庸

        北天王萧峰一掌天倾,独孤求败剑分九州,王重阳遗褪千年不腐,道门真君黄裳九生九死返老还童,无名老僧心有佛国无量净土,这是一个变异融合的金庸世界,掌握剧情的确是优势,但是若彻底相信剧情,那么必定十死无生。欢迎加入书友群,大家一起讨论剧情:289578897

  • 傲妃,风华无双

    傲妃,风华无双

  • 封印

    封印

        平凡的下面总是隐藏着不平凡。 一位戴着封印项链的少年引出一段封印中的往事……

  • 猎爱

    猎爱

        他是强势的男人,是黑白两道闻之色变的齐先生。 她是强势的女人,是各类目标闻风丧胆的spider。 他曾数次求婚,却被她一一拒绝。而她总说:“不结婚不好吗?没有那张纸的约束,你多一个床伴,我多一个金主。” 一物降一物,一人降一人。萧齐觉得,林枫就是他生命中的未知数。他的女人,人如其名,就像一阵飓风,随时可能在他心头席卷残云,徒留一片狼藉。在这场充斥着谎言、欺骗与斗争的拔河里,到底谁成了谁手心的猎物,是逃不开,还是不愿意放弃? ps:本文一点特工,一点黑道,一点妩媚,一点妖娆。(不虐,小作者承诺这篇不会入v滴~) pps:另一篇文是禁忌恋加制服诱惑,和这篇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 机战魔潮

    机战魔潮

        人类的未来,科技与魔法的交锋,人性与生死的抉择。一个男人在战争的何去何从。又怎么完成自己的使命。一直以来,我都想写这么一本书。其实标签是瞎选的,选到最后一个,我根本就找不到标签,勉强找一个魔兽吧。本书并非描写天马星空的壮丽大战,相反会倾向于一些细节的描写(虽然以我的能力,估计要完。),尽量以一个“人”视角去推动战争,力求让你有一种看的感觉。在战争桥段的描写之外,会掺和一些轻松点的元素。谢谢书友的支持。萌新就这么毛毛糙糙的开始写了。js330

最多阅读: 都市美妇 天唐锦绣 牧神记 一生的故事 最强狂兵 飞剑问道 娇娇师娘 全职法师 都市极乐后宫 元尊

免费无弹窗:异界之召唤天书无弹窗重生狼王无弹窗妙手小村医无弹窗先婚厚宠无弹窗纨绔九小姐无弹窗

最新章节:太子嫁到最新章节列表星际虫君最新章节列表魔兽争霸异界纵横最新章节列表无敌透视眼最新章节列表清闲最新章节列表我不知道.最新章节列表法眼至尊最新章节列表魔幻科技公司最新章节列表都市魔天龙皇最新章节列表

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 盛世凰谋:天妃全文阅读- 盛世凰谋:天妃txt下载- 盛世凰谋:天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7章 蠢,就是最大的错误!(一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盛世凰谋:天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盛世凰谋:天妃》书迷评论